智慧登封

 找回密码
 实名注册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手机扫码登录更安全

扫一扫,访问移动社区

搜索
生活服务62906290
查看: 8048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【归晚】原创小说分享

[复制链接]

0

听众

0

收听

0

好友

小学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205
逍遥吹水 发表于 2021-4-1 20:2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一直有个写小说的想法,恰好去年疫情放了长假,前前后后又构思了将近一年,所以就写了。讲的是一位20出头的少年,因创业失败,他无力偿还高利贷而选择挺而走险,从此偏离了原本的人生轨迹,在经历了一系列波折后,虽然赢得了事业,却也背负上了永远无法弥补的愧疚;多年后,他重逢了当年的救命恩人(一位退休的物理老师),两个同病相怜的男人“一拍即合”,悄悄从国外租了一台运载火箭,准备前往银行系深处寻找时光倒流的方法...

因为故事比较宏大,所以我用的是多视角第一人称的手法,整个故事将分别通过30多个不同角色的视角来共同讲述,每个章节的标题即是该角色的名字,即是以该角色的视角来展开的章节,由于每个角色的性格、经历、状态等的不同,您在感受他们各自不同的故事的同时,千万不要把任何角色误认为是作者哈,因为第一人称的代入感比较强,所呈现出来的故事会比较逼真。(小说是正儿八经的小说,但总会有个别词汇不知道算不算敏感,所以我一般用谐音字替代哈)

本人自认为写的不是那种爽文,所以从来就没打算去小说平台投稿,我先发几章,有人爱看的话,我以后就长期在这里更新给大家看。点我头像就能看到其它章节了,最好可以关注我一下,不然下次就找不着咯。


          《归晚》第一章:陈韶丰


“砰砰!砰...”(敲门声)

“姐,你来了”

“你是不是借人高利贷了?啊?”

“没有啊”

“没有?人家都找到我单位来了!你到底借了多少!!”

“没多少。哎你先进来再说,外边吵着

“进什么进!你现在知道难看了!你借高利贷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难看?啊?当初我就说你不要做生意,你偏要做!!你真是想害死人啊你!”

“我又害谁了!你能不能进来再说!”,我真反感她总是不管在哪都能骂骂咧咧的。

“你害谁?你爸都准备跳楼了!!你是不是要毁了这个家庭才...

我忽然意识到事态严重,脑袋一阵阵发懵,

“做人要脚踏实地,不能老想着一步登天,当初你要是听我的好好去打工现在也至于这样”,她两眼通红,从包里掏出手机递过来,“妈打电话来了,你自己跟她说吧”

可伸过手去,却怎么也够不着。铃声变得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清晰...

“喂..”

“小丰啊,我想去你们那里呆几天再回去”

“嗯?”

“你还没睡醒啊?我是不是吵醒你了”

“哦没有”,我赶紧坐起来醒了醒脑袋,这一觉睡得太沉了。

“哎哟我都吵醒你了,我过会儿再给你打吧”

我很心疼她对我的心疼,连忙说了好几句没事,“我也是准备起来了,那你什么时候过来”

“等后天你姐上班了我就过去,呆个两三天我就回去了,就是不知道你们那里方不方便”

“妈,你说的什么话,当然方便,你想住多久都行的”

“嗯,那艳艳下班没有”

“没呢,她晚上12点才下班”

“哦这样,那我关了,你再睡一会儿”



“卫生部昨天公布全国卫生医疗系统2012年工作方案 从患者就诊预约...”(电视声)

最近天气干燥,下午醒来总是很渴。我瘫坐到沙发上,一口气喝了两杯水,点了根烟。

“2月23号 来自欧盟 北约多国海上力量/皇后娘娘果然体桖  只是皇后/ 尽管小老虎已经具备了捕猎的能力...”(电视声)

脑海中仍不停地回放着刚才的梦境,不管我怎么换台,电视里的声音都始终刺耳。我索性关掉,然而楼下那往日喧嚣的街道在此刻却异常地安静,微风轻轻拂过脸庞,把刚睡醒的沉闷烘托到了极点。

“嘶.....",

我深深吸了口烟,仰头靠到沙发上,“呼......”

连月来的焦虑令我苦不堪言,每天睡醒都要体会一次被债务兵临城下的绝望。特别是在黄昏将至的午后里醒来,就尤其地强烈!

通常这个时候我得尽量去想一些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,才能避免被绝望不停地拖向深渊。而唯一能让我开心的就是家明能帮我办到贷款,可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。唉...

我随手将烟头弹到窗外,摊开双手捂着脸深深吸气,呼气,又缓缓放下。眼前的吊扇静静地吊在那里,冷冰冰地盯着我,像是在催促我赶紧擦掉它身上的蛛丝。

“谁他吗扔的烟头!”(说话声)

我不想动弹,只好无奈地侧过头去。然而那粘着少许灰尘的窗台,窗台边上那只坐迹明显的沙发,沙发底下那摊貌似永远都扫不到的地板...

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催促着我赶紧结束这委靡消沉的日子。就连路过的微风都在不停地挑逗着我脸上的毛孔,口腔里的牙齿也跟着轻微地骚动起来。

“呲 呲 呲...”(拖鞋声)

牙膏又没了。

不过它有个优点,就是每次当你以为用完了,只要你还想用的话挤挤还是有的。

我含了口水用力冲刷着牙齿。不知道是刷得太舒服,还是觉得刷完之后也只会继续坐到沙发上消沉,总之久久都不愿停下来。

其实颓废不是因为不想改变,而是无能为力。就像你知道有时候你并不是睡不着,只是觉得睡醒之后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,所以总是熬到凌晨才会入睡。然后等到下午才会醒来,脸上挂满了憔悴却不自知,总是需要镜子来提醒。

我停下手中的牙刷,呆呆地看着镜中的自己。头发确实很久没理,胡子也有些拉碴,不管我尝试哪种微笑,双眼总是黯然无神。

还好,毛巾沾着水敷到脸上的那一瞬间总能让人短暂地忘却烦恼。

“嗯...”,就是这种冰凉的感觉!令人神清气..这特么也没看到蜘蛛啊,怎么哪哪都有蜘蛛网!我随手抓起旁边的拖把往墙角就是一甩,蜘蛛网是没了,可差点没溅我一身。唉~

“呲 呲 呲..”(拖鞋声)

整个房子都乱糟糟的。她上班前往电脑椅上扔的睡衣,小厨房里昨晚饭后未洗的碗筷,堆放在客厅沙发那头的乱七八糟的杂物。我就坐在这一头,呆呆地看着,很想收拾,却怎么也提不起劲儿。

阳光透进窗户照在屋子里,空气中漂浮着肉眼可见的尘埃,让人毛燥不安,感觉快喘不上气了。

“咣”(关门声)

“你要出去啊小陈”,是隔壁的阿姨。

“嗯,怎么?”

“你们杂物房用吗,不用的话借给我用呗”

“可以啊”,我从钥匙扣取下钥匙。

“那谢谢啊!反正你们又没有电动车,平时看你们都没怎么用过”

“没事”,我把钥匙递给她。

她一脸感激,连连客套,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好说话。我报以微笑便赶紧下了楼,心里慌得难受不想再接她的话。



她不提的话我都忘了还有个杂物房了,也许真应该买台电动车,方便她上下班。在一起两年多,她从来没要求过我给她点什么。或许有过,只是我没能力真正去关心她。

她是个很实在的女生。交往之初,她说她很好养的,后来我才知道她所说的好养就是什么都爱吃,什么都想吃,我还经常以此来调侃她。但她同时也是什么都能吃,什么都不嫌弃,同居以后,那会儿我刚开始做批发,在捉襟见肘的时候跟着我吃泡面,在入不敷出的时候她会记小账本,在我们...

“您好看一下”

迎面递过来一张传单。

我总是不好意思拒绝。聚睛看了一眼,昌海市福..福  康  男性性  功能专科 医...拿在手上很尴尬,回头瞄了下她,扔了。

我坐到广场的长椅上。漫无目的地坐着。

点了根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脑袋自然地靠在椅背,阳光透过榕树叶散落在我的脸上。微风徐来,感觉很舒爽。

多么美好的下午!可惜我无暇享受,再有几天就得交利息了,而我却仍毫无头绪。这样的情绪总是从月初就开始,然后不断地叠加直至月尾,月复一月地轮回。

唉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

想想,要是我没有借高利贷的话,那或许现在正经营着微不足道但快乐充实的小本生意,足够养活她跟我,然后每天夜里算完账之后就一起坐在床头憧憬着第二天的美好。

或者,如果没有选择做生意这条路,那我现在应该是在某条流水线上干活,就算是在工地里搬砖我也乐意,然后再过一两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,然后我会去菜市场买上她最爱吃的,回家做好饭菜等着她回来...也许在做饭的时候还能顺便找一下蜘蛛在哪,并告诉它们别再乱吐口水。

如果...如果可以,我真想亲手撕了这八个字,它们那么无情地写出了我的无奈!

看着眼前的车来车往,想着要是能被他们碾一下,然后获赔个几十万该有多好!这样我就能重新开始了。

或者在他们停车等红灯的时候,我冲过去拉开车门,然后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把他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然后把他所有的银行卡都取一遍...

唉,明知道幻想只会加重烦恼,可我确实无路可走了。他这么久还不回电话,估计是办不了吧。

“呜..呜..”(手机来电)

终于回电话了!我赶紧掏出..唉!是红姐。

“喂”

“喂~陈老板,你那边还有货没?”

“没有呢,最近都没有”

“那你现在还做海鲜吗,好久都没看见你了”

我倚到椅子上,语气装作很惬意,“做啊,只是最近在休整,所以没做”

“哦这样啊,那..我就先忙啦”

“诶好,拜拜”

这几个月生意完全就晾下了,到处拆墙补墙,整日得过且过,瞒着所有人,对所有人伪装,这种无奈真的让我好累。

再过几天利息要是交不上,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越想越觉得害怕!



“我刚下班,你晚上想吃什么呀”(旁人说话)

“不行,你吃辣椒宝宝会生气的,一生气就会踢你,你就肚子痛咯...(旁人说话)

我转头看了看,是个穿西装的男人。

他应该过得很幸福吧,生活如此体面,还有佳人守候,简直羡煞旁人。即使大家都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。

不知道艳艳这会儿上着班累不累。当初说过要养她一辈子,舍不得她辛苦的,结果她才刚毕业就得急着去找工作挣钱...

“走啊!”(说话声)

哦,绿灯了。

我快步走过马路。瞥了几眼旁边等红灯的车子,感觉有点尴尬。

有时候我也挺讨厌自己那种莫名奇妙的幽默感,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总能自娱自乐一番。不过,其实如果真能把人给控制住,钱也许还真的就能..哎别想了,尽想这些没用的!

我就近坐到了绿化带边上。

夕阳正在西下,一波接着一波的人群汇集在马路的对面,等待绿灯的通行后,又四散开来,匆匆忙忙赶往下一个地点。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坐着发呆的男人,但我多希望他们不要去注意,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呆着。

然而不知从哪里时不时飘过来的臭味儿总是很扫兴。还有那连续抽烟所带来的干渴,以及这嘈杂的空气都令我越坐越是心烦意躁,双手捂脸的动作也越来越频繁。

也不知道这特么谁发明的动作,捂得我脸都快脱皮了!肚子也开始不听话,饥饿感此起彼伏地催促着我赶紧回家吃饭,大腿也有点发麻..不对,是不是谁给我打电话了...

唉,还老以为手机在响!

我两腿一蹬,整个人躺到身后的九里香上,感觉整个人都废了。

“嘚!”(打火机)

“嘶....呼........”

实在不行我就豁出去干一次吧,整个过程可能就只需要几个小时,只要有了钱我就彻底解脱了。

对!我一下子坐起身来。可能就只需要几个小时而已,总好过现在这样整日苦不欲生的。

但是在哪里动手呢?我看了看周围。

路口肯定不行,这到处都是摄像头,而且人还多..关键是人家车门肯定都锁上的,我根本拉不开。

看来..得在人少的地方,还得在人家刚上车的时候才行。刚上车,,刚上车...停车场好像不行,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来取车就不好埋伏,而且停车场太安静了反而不好下手。

也不是不好下手,就是感觉..感觉有种被排外的恐惧。



“老板,拿瓶矿泉水”

烟也快抽完了,可想买又有点舍不得。唉,怎么现在连买包烟都这么费劲了。

“老板!”

“哦!”,报亭老板正吃着饭,才反应过来,“要什么?”

“给我拿瓶矿泉水”

“要哪个”,他缓缓指着货架上的那排矿泉水,一边看着我。

我点头示意,趁他转身拿水的时候赶紧从钱包里掏出两块钱,总怕被别人看见空空的钱包。这种窘境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。

哎对了,可以在他们买东西出来的时候...

我找一间人流少点的店铺守着,等他停车进店买东西,我就悄悄蹲到车的侧面,不,这样感觉很怪异。唔..在他买完东西走出来的时候,我走过去,然后等他开门上车的那瞬间,我同时拉开后座的车门,这样他应该察觉不到,然后我迅速进去把他控制住...

这样应该可以。

不过得挑女人下手,女人更容易控制。没错,女人一般也会更有钱。但怎么才能控制住她,不让她大喊大叫呢?想想。

在我上车的那一刻,她不管是害怕还是好奇,肯定会先愣一下,然后很快就会反应过来,大喊救命之类的,这个时候我可能最多就只有一秒钟的时间来把她搞定,如果有米药的话,直接就能把她捂晕,然后把她拖到后座...

然后把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然后找出她的银行卡,再把她弄醒,问密码,然后取钱,然后...

不行,我可不能为了这点钱冒这么大的风险,万一碰上卡里没钱的就白忙活了。反正我人都已经绑了,干脆就打电话问她家人要赎金...要是能绑到有钱人,那百八十万直接就到手了!还了债还剩一大笔钱...

呼!心里豁然舒畅!

可以可以!只要能弄到米药基本就没问题了。印象中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卖米药的,在哪儿来着,,一时想不起来了。

如果想做这件事,我还得弄个头套之类的,不能让她看见我的脸。我记得有种帽子能包住整个脑袋,就像电视上那样只露眼睛和嘴巴的。

我四处看了看,不远处正好有间杂货店。



店老板正看着电视。他身后的那个货架挂满了各式的帽子,但好像..

“要点什么”,他忽然转过身来,满脸热情地招呼我。

“想买个帽子”

果然,他走到了那个货架。

“有没有保暖的那种?”,我的手莫名奇妙地比划着,“最好是只露眼睛和嘴巴的那种,就是

“哦~你说的是盗贼帽吧”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,蹲下身在一堆纸箱里翻找。

我感到庆幸的同时,也因听到盗贼两字猛然慌了一把,“就是我开摩的拉客,早上和晚上都比较冷,就想买一个戴着”

然后这样的理由就脱口而出了,别说我像不像拉客的,这都快三月份了还冷个毛线。我能明显察觉到他神情的变化,变得似乎不再好客。

“是这个吧?10块”

“嗯就是这个”,我接过来看了看,笑着把钱递给他,“这天气早上晚上开车还是挺冷的哈”

真好,我特么又给自己补了一刀。

他面无表情,直接就转过身继续看他的电视。

这意料之中又突如其来的尴尬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,正犹豫着是该立马走人,还是想办法再把谎给圆上..

然后他突然回过头来,“还要什么”

“额..“,我只能装作在盯着电视,“不了”

可能电视里的节目并没有那么好看,而我又装得过于入神,所以气氛就更尴尬了。他一改刚才的若无其事,时而轻晃身体,时而轻微回头但马上又转回去的很不自然的姿态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幸好电视很快进入了广告时间,我才趁机赶紧走了出来。

出了店又走了很远,尴尬是渐渐散去了,可我却越发地感到别扭。脑海里不时地浮现着刚才的那两个人,一个正啃着从家里带出来的咸饭菜,一个“热衷”于液晶电视里的无聊节目,他们因不同的原因差点忽略了顾客,却因同样的原因都在坚守生活。

也许相比于心虚和尴尬,羞愧是会给人更深刻的感受吧,令我总有想把刚买的帽子扔进垃圾桶的冲动。不过再仔细想想,其实在绝望面前,羞愧根本就算不上什么。也许我人性本恶,也许是慌不择路,但我真的好久没有再像现在这样轻松过了!

看着暮色里归家的行人,我好像也找到了回去的路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 《归晚》第二章:苏艳艳


“铃铃铃...”(电话响)

“您好来谊酒店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”

“双人房还有吗”

这人好讨厌,刚问完又打过来。

“没有了呢”,我习惯性地对着电脑晃了下鼠标,“只有单人间了,双人间要明早八点以后才有,请问您需要预订吗”

“那单人间是什么样的”

“单人间就是只有一张床的,八折后是135元”

“那给我订一个吧”

“铃铃铃...”(电话响)

“好的”,我一边示意小文接电话,“那请问

“我还是再想想吧”

“唔..好的,欢迎您再次

“嘟-嘟-嘟..”(电话忙音)

“您好欢迎光临,请问需要住房吗”,走进来一对男女,我连忙笑迎。

“你好,开间房”,男生有些绅士。

“只有单人间了呢”,我看他点了点头,“请问您有预订吗”

“没有”,他说着,递过来一张身份证。

“单人间八折后是135元,可以延迟到明天下午两点退房,入住需要登记俩位的身份证,这位小姐也要登记哦”

他转过头低声跟她说了几句。

“只登记我的行不,她忘带了”

“不行呢,必须都要登记呢”,我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。

果然,他盯着我发愣,欲言又止,气氛有些紧张。

“真是不好意思了,我们酒店有规定没有身份证是不能登记入住的,如果帮您登记了我们班长来查我会很难交代的”,我赶紧解释。

“那算了!”

“给您添麻烦了”,我把身份证递还给他。

他有些不耐烦,领着她往外走。

“你说他俩是不是一夜情呀?“,小文立马凑了过来。

“不知道,你好八卦”,好累,不想说话。

“那男的比女的看上去大好多呢,你说

“铃铃铃...”(电话响)

“您好,来谊酒店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”

“有双人房了吗”,又是刚才那人!

“只有单人间了呢,双人间要到明早八点以后才有”

“那晚点有双人房了你给我订一间”

“双人间要到明早八点以后才有,您需要预订吗”,我强忍着我的暴脾气!

“那现在没有了吗?”

“明早八点以后才有!您需要预

“嘟-嘟-嘟..”(电话忙音)

“啊~气死我了!”

小文吓了一跳,“怎么啦”

“这个人连着打了好几次电话,跟他说了一万遍没有双人间了,他就是问你要双人间,气死我了!”

“哎你别生气,太正常了,总有些奇葩客人,你才上班没几天,以后见怪不怪啦。”

真是气死了!站得腰酸腿痛还得受气!

“好啦好啦,不生气啦,等会儿下班我们去吃鸭脖子好不”,她凑过来用她那大眼睛看着我。

我看着她,她看着我。

“呃!小文你真好!”

“嘻嘻~”

“那我要去趟卫生间”

“你去吧,快点啊要下班啦”

“嗯”,我从包包里拿了片护垫。



今天血量很少了,应该快过了。

“嗯...”,双腿终于解放了,好舒服~

“嘟..嘟......"(拨号音)

“喂”

“老公你在干嘛呀,半天不接电话”

“我在看电视,你下班了吗”

“还没有,我在上厕所,还有10分钟下班”

“宝贝你累不”

“老公我想吃鸭脖子”

“那你现在能吃辣么”

“能!我就吃一点点”,我才不管呢,我就是想吃。

“那你下班去吃点,顺...

哎呀都不想起来了,浑身都没劲儿。

“喂?”

“嗯,老公我先挂了准备下班啦嗯嘛”

感觉真的好累。不过想到要去吃鸭脖子心情就很美~哈哈

“唏...”(水龙头)

我甩干手,简单收拾了下妆容,对着镜子做了个奋斗的手势,加油!

“加油!”

我边走边在心里默念。

“上次她说让她男朋友开车来接我们,结果后面打电话都不接了”(拐角处说话声)

我轻轻停住脚步。

“人家可能有事儿吧”

“嘟 嘟”(短信提醒)

“哎不是有事儿,你看她用的那什么手机,装逼谁不会呀!”

“反正我觉得她人很好,你千万不要让人家听见这些,人家会恨你的”

“来一下306,客人要换房,呲..”(对讲机)

我快步回到前台,简直想挖个洞钻进去。



“艳艳,你刚才咋了,我看你..魂不守舍的”,小文一边收拾着包包。

“没事啊”

“那咱去吃鸭脖吧,嘻嘻”

“我今晚好累啊,不想吃了”

“去嘛”,她拽着我衣服,“可香了,还有奶茶哟”

听她说着我都快流口水了,但真没心情吃。我要攒钱买手机,不能吃,坚决不能吃!

“不了,我好累呢,想回家了”,我一边把外套穿上。

“去嘛,我请你吃”

“好!那下次我请你”,我回答得超快!

“走!”

“走!”

外边好冷,我帮她把帽子扣上,她那小脑袋圆乎乎的好可爱~

“要不要叫上你男朋友啊”,她突然问我。

“那我打个电话问问他”

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来。我瞥了她一眼,悄悄拿出手机。看到这手机我顿时又难过起来了,得跟他商量一下换部手机,再不让她们笑话我!

“你们在一起多久啦”

“有三年了吧。唔..好像没有,09年10月,10年10月,11年10月,12年..

“小心!”,她猛地拽住我,只是红灯而已。

“哎哟你吓死我啦!”

她一听我这么说,整个人都笑傻了。

“你打了没有”

“还没,等过了路口再打”

“他还是挺帅的哦”,好像她见过他一样, “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”

我有点好奇,“你什么时候见过他呀”

“就上次他来酒店找你,你们在外边说话”,她拽着我往对面走。

好像是有过这么一回,当时他正好路过。

“你在哪里找的,也帮我找一个呗”,她接着说。

“就随便找呗,还能上哪找”,我悄悄转过头看着她。她其实长得挺好看的。哼,比我好看。

“到啦!”,她又一次狠狠地拽着我走到吧台,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单,“你随便点,我请客,嘻嘻~”

“我要这个”,我指着那张梦寐以求的鸭脖子的图片。

“嗯原味”,她跟老板说着,随后转过头问我,“跟我一样嘛?”

“呃,还有那个”

“这个呢?”

“这个也要!”

“走!咱们坐着去”

她付完钱,拉着我到落地窗边的位置坐下。

我随手把包包放到旁边的椅子上,就觉得很累,背都直不起来了。不过好吃的快来了,哈哈。我时不时望向吧台,盼望着鸭脖子快点到来,小拳拳都捏起来啦!

对面的她倒是比我淡定多了。优雅地脱掉大衣,优雅地整理头发,然后拿出化妆盒优雅地补妆,一切都那么地气质。

她真挺好看的,鹅蛋脸,小短发,皮肤很白,身材又好...

发现我在盯着她看,她微微一笑,脸有些泛红,然后抬手做了个手势,意思是我头发乱了。

“你男朋友咋说呀”

“嗯?哦我差点忘了,我还没打呢,不过我突然想起来,他今晚加班呢”

“啊?这样啊”

“嗯,他有时候可忙了”,我一面看着走过来的服务员,“男人嘛,都是以事业为重”

“他是做什么的呀?”

“请慢用”,服务员把鸭脖子和鸭翅膀还有奶茶都一一给我们摆上。

“哇!好香啊!”,怕她再问我,我赶紧叉开话题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,不知道怎么回答她。

“开吃开吃!”

在一起两年多,他很长时间都是在外边混,好不容易把生意做起来了,可现在又像是回到了原点,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在外边做什么,想问可总问不出口。

“好吃不?”,她一脸得意地问我。

“呃好好吃,特别是鸭脖子”

“我超喜欢吃!”,她一边哈着气,“有一回我夜班,你知道嘛,有个客人就坐在大堂吃鸭脖子,哎哟那个香~味呀,我都快飘起来啦”

“然后呢”

“然后我就好想吃!”,她撅起小嘴,“哼,她一边吃一边看着我,哼!贱人!”

“就是,贱货!”,换了是我我肯定也生气。

“贱婢!”

“贱妇~”

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    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”

  “哈哈哈哈~



“♫ Romance's an honest strategy   Leaves me grappling with my pride   But through the years of...”(音乐声)

“你跟你男朋友咋认识的呀”,她咕噜咕噜地吸了一大管奶茶。

“QQ上认识的”

“然后呢”

“我第一次见到他,是那次他过生日,在KTV里面”,我也吸了口奶茶,好辣!

“然后呢”

“唔...让我想想,当时..当时第一眼看见他,我就喜欢上他了,第二天他说他对我一见钟情,然后,我们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”

她含着奶茶嘴巴鼓得圆圆的,一脸期待地看着我。

“你猜他吹蜡烛的时候许了什么愿”

“是什么呀”

“他希望他面前的这个女孩能成为他的女朋友!”,我好得意!

“哇!好浪漫~”

当时确实很浪漫。他替我挡酒,给我递水果,我帮他数蜡烛,和他一起吹蜡烛...不过后来的我们总是聚少离多,回过头想想,其实煎熬并不比幸福少。

“真羡慕你”,她拿起包包,挽着我向门外走,“你们会吵架嘛”

“唔..从来没有,他对我可好了”,我收了收衣领,“一直说我,也说说你呗,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啦”

“嘻嘻,我就交过一个,不过早分啦!”

“怎么分的”

“不合适就分了呗,等有时间再说”,她朝我挥了挥手,“明天见哟拜拜”

“嗯明天见拜拜”

橘红色的路灯下,我看着她走远。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忽然有些失落。

不知道他吃了没有,好久没跟他一起吃饭晚了,要么他不着家,要么我上晚班。刚才应该给他带点吃的。可是,现在都走这么远了,哎。

我转身看了一眼。好吧,其实也不算远。


(第四幕的歌曲名:Sometimes When We Touch)



            《归晚》第三章:陈韶丰


她出来了,正低头掏着包包。

她掏出钥匙对着车子按了一下,然后慢步走到车旁...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她伸手去拉车门的瞬间突然停住了,前后看了一眼才拉开车门,脑袋轻轻一歪,然后...

“叩”(车门声)

我顺着她刚才的视线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,估计是个很谨慎的女人。

这时对面蛋糕店的玻璃门晃了一下,又走出来一个女人。

跟刚才的一样,她也伸手在挎起的包包里摸索了半天才掏出钥匙,不过开锁的动作要优雅许多。接着她轻轻将头发撩起,从容地甩到另一边肩膀,扭着曼妙的身姿缓缓走向那辆奔驰。虽然距离太远我看不清面容,不过她的着装和身材曲线都非常地优美。

如果说上一个女人是零分的话,那她应该是负分。因为绑加这样的一个美女,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有着太多不确定的风险。

奔驰车刚开走,隔壁的服装店又出来一个女人。

她跟前两个女人完全不是一个风格,并没有磨磨叽叽地掏钥匙,甚至连包都没有。她提着个袋子,有点傻呼呼地走向车子,看上去完全没有一丝的警惕。

“可惜她开的是电动车。零分吧,你说呢?”

它没说话,有些嫌弃地看着我。

不知道它是流浪还是出来遛弯的,我坐在这儿观察了对面一个多小时,它也在一旁蹲着观察了我一个多小时,一只不算脏但眼神有点挫的花色小猫。

周围不时的动静令它难以专心沐浴朝阳,眼睛眯眯合合地看上去并不怎么享受。

“叩!”(车门声)

对面又来了辆车。好像也是个女人。对,是个女人,正往蛋糕店里走。

“你说这个能到几分”,我回过头来。

“几分跟你有啥关系呀,你又不敢过去”

“我不是不敢过去,我

“那你倒是过去呀”

“就是,你倒是过去呀”,脚下那几个横七竖八的烟头也跟着在起哄。

我竟无言以对。

确实,总不能光就这么看着。总得做点什么。

我起身向马路对面走去。

她车子离店门口大概五六米远,我大概得在十米远左右。我一边注意着车流,一边瞥着前方估算着距离,不能靠太近也不能太远。

除了一个扫街的阿婆,路边几乎没什么行人。

不过这阿婆貌似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,刚才在那边就莫名奇妙地瞪我,现在还瞪!我也看着她!大概愣了两秒钟后,我才缓缓掏出手机放到耳边,“啊,我到了哈..”

正好脚下有个石阶,单脚踩在上边显得很自然。她才拉了拉口罩,转身继续扫地,我则赶紧转头紧盯店门。

很快,玻璃门推开了,那个女人出来了。

准备,准备,3、2..我心里默默数着,走!

我仍在假装打电话,目光时不时瞟着她,我和她离她的车子都越来越近。越来越近,她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。越来越近了,我心跳越来越快...

“叩”(车门声)

她刚关上车门的瞬间我正好走到车屁股!完美!

“嗯,那先这样了!”

我故意大声挂掉电话,然后快步走向便利店。

经过她的车头悄悄往里边看了一眼,她正系着安全带。而不远处的阿婆仍自顾自地在扫着地,也许是我想多了。不过,口罩明显比头套更合适...

“老板,有没有小鱼干之类的”



“要什么菜”(菜贩)

我朝她摇了摇头。

二十七,二十八..我一边数着手指,还有三天时间,得赶紧把药搞到手才行。

“鲫鱼怎么卖”,我来到鱼摊。

“10块”,她拿起网兜看着我,“今天要几条?”

“两条就够了,给我捞有蛋的”

她真的好美!她总是能把头发扎得很随意但又那么地好看,让白皙的脸庞在那俏皮的发梢映衬下显得格外动人,再加上胸前那根细长项链的点缀,我时常会不由自主地沦陷到她的美艳中。

直到被鱼甩起的水溅到身上...没错,每次总会有一两条不听话的鱼,当你站在鱼摊边上发呆的时候就会用水把你浇醒。

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,看到她露出了微笑。也许是偷笑,但在别人眼里都是一样的甜美。难怪隔壁摊卖猪肉的老哥时不时会偷看她一眼。

“这两条怎么样?”

“可以”

她拿木棍砸了几下鱼头放到秤上,才摆脱了刚才的狼狈,正用手腕轻拭着额头。那纤细的手指白里泛着些红,伴随着脸颊轻轻舞动,把女人的妩媚诠释得很彻底。

她扶了扶眼镜,“12块,要开吗”

“不用开”

我递给她钱,接过鱼。她每次都只是..只是很真诚地看我一眼,并没有像别人那样说一句下次再来。

而我一般买了鱼就赶紧走,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表情,生怕被她知道我对她有意思。然后会在走远之后再假装四处张望着买菜,偷偷看她几眼。

“今天要什么菜”

“这个”,我抓了一把白菜递给他。

其实也不是故意偷看,只是即使隔着好几排摊位,她那美丽的身影都总能很轻易地就把你的目光给吸引过去。而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本身又很难得,所以总能让你留恋不舍。

“3块7”(旁人说话)

唉,每次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觉得挺无耻的,也很愧对自己的女朋友。

“还要什么吗”,他看着我。

“再给我拿5毛钱葱”,我指了指他边上的葱。

“额..3块7加5毛,收你4块得了”

“嗯谢了”

“不用,这还跟我客气啥”

“嗯”

“慢走哈”

“嗯”

“下次再来哈...

哎这老哥为人实诚,每次都跟我很客气,每次买完菜都搞得跟离别似的,怪别扭的。

我得走慢点,每次穿着拖鞋进菜市场,回家以后衣服后背都惨不忍睹。对了,回去得洗一下鞋子,不然穿着拖鞋行动,有可能会被打死...



我轻手轻脚地放好菜,悄悄来到卧室门口看了她一眼,还在睡觉。

我倒了杯水,点了根烟靠在沙发上。

到底哪里有药卖呢?我记得好像在哪见过的呀,怎么就想不起来了...还是到窗户边上吧,不想让她闻到满屋子都是烟味,她不喜欢我抽烟。

一直很好奇对面楼的那户人家是干嘛的,基本上每次我来到窗户,都能看见她们在洗碗。可能不是洗碗吧,这么远我也看不太清楚。

“你又抽烟!”

“你醒了”,我本能地把烟头弹到隔壁楼顶。

“嗯”,她软软地走过来半躺在沙发上,迷迷糊糊地嘟着嘴,“我还没睡够”

“那你再睡会不”,我过去抱住她。

“不能睡了,我一会儿要和小琪逛街”,她说着就把小嘴凑到我脸上。

通常我都会故意不理她,直到她反应过来睁开眼睛,然后皱起那小眉毛看着我,我才会狠狠亲下去。不过她这回没有力气再锤我了,整个人软棉棉地趴在我胸口。

“宝贝,让你受苦了”

“我不苦。对了,你妈明天什么时候过来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晚上我再问问她”

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,“那她睡哪儿呀”

“你们睡床,我睡沙发”,前阵子小琪过来,就是她俩睡卧室,我睡的客厅。

“嗯,那我刷牙洗脸去啦”

她说着就站了起来,估计是还没清醒,愣了好一会儿才踉踉跄跄地走过去。看得我有些好笑,但又特别心疼...

“牙膏呢!”,她在卫生间里大喊。

“啊?你昨晚没买吗”,早上我把那管已经无限透支了的牙膏挤了最后一次,扔了。

“没有!”,她走了出来,很生气又很委屈的样子,“没有牙膏了你都不买”

“我昨晚发信息给你让你买,我以为你买了所以我就没买”

“你什么时候给我发信息了!”,她扬着脸。

“我...”,我忍不住笑了笑,“我现在去买”

“快点儿!”

“叩”(关门声)

关门的瞬间掉落一张名片,是送煤气的。我真服了这些小广告,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就给我贴上了。

其实每次她假装生气我都会忍不住地想笑,不是因为好笑,而是她可爱起来特别甜。

以前我对爱情的看法,就是喜欢会慢慢减弱,爱情会慢慢变淡,直到遇上她,才发现真的有人可以让你每天多喜欢一点,一直喜欢下去。

一想到她,就是踏实、美好的感觉。唉,可这一切可能要提前结束了。

“多少钱”,我拿了条牙膏,还有瓶营养快线。

“18块”,她看了看我,“装袋吗”

“不用”,我递过钱,转头看了一眼,“这门口这么多小广告你们都不撕的么”

“撕呀,但没两天又给贴上了”,她叹了叹气,“有的直接喷漆你更没办法,拿好啊”

这街道里也到处都是小广告。也不能说到处吧,就是很多很多,什么办证刻章的,通下水道的,就连卖米药的都有。

米药?我就知道我在哪儿见过的!哈哈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

“开门”

“哈,有吃的”

“牙膏!”

“哦”,她才转回身来。

这傻丫头,我不说的话她是不是就准备抱着营养快线冲进卫生间了。

“马上进入今天晚上的竞赛第一单元  叫做是  歌词大接龙 ...”(电视声)

这六楼上下跑一趟还挺累,当初不应该租这么高的房子。

我坐回到沙发上。

“但是呢俄方在北约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上没有否决权...”(电视声)

“昂..不要换台!”,她在卫生间里大喊。

我赶紧又给她换了回来,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。我调低电视音量。

“我给你做鱼汤好不”

“我不在家吃啦“,她走了过来,把营养快线凑到我手边,“小琪刚给我打电话了,我要出去了”

我拧松瓶盖给她放到桌上,“那你现在就要出去了吗”

“等她打电话给我就出去啦”

“嗯”,我看着她。她坐沙发上化着妆。

“那要不我现在做吧,你吃了再出去”,我又问她。

“呜..呜..”(手机铃声)

“喂,小琪你到了嘛”,她走进卧室,“嗯..嗯..那我...

“老公我要出去啦”,她走了出来。

“嗯,那你多注意些,先去吃个饭再逛”

“知道啦”,她一边穿着外套。

我起身想帮她点什么,但好像又帮不上忙,只能在一旁干看着。看着她着急出门的样子,我心里一下子失落起来。



她这一走,孤独感果真如洪水般涌来,

我躺回到沙发上,突然的停歇也令疲惫接踵而至。

“嘚!”(打火机)

“嘶...呼.......”

但起码我现在还是自由的。

其实我深知犯罪会比高利贷所带来的后果要严重得多,我也知道高利贷并没有那么可怕,可自从有了绑加的念头,就像知道自己将要中500万彩票了一样,在这短暂的一天一夜里,烦恼烟消云散,希望死灰复燃,还烧得有点上头,

我枕起手臂,望向窗外。

可与其付出沉重代价去换来身败名裂后的平静,还不如就让这把燎原之火一烧到底!只是这一步走下去,真不知道未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。

也许是在一个像现在这般恬静的午后,开着豪车缓缓出现在她面前,从副座拿出一大束她最爱的百合。也许是在一个孤独数倍于此刻的午夜,倚靠于铁窗之下看完她写来的信件,然后肝肠寸断直到睡去...

“砰砰!砰...”(敲门声)

唉...这才刚睡着!

我艰难地爬起来开门,好几次差点没摔倒。

门外站着的是几个陌生人。

“你是陈韶丰吧?”

“是我,怎么了”

“楼下那辆奔驰是你停的吧?”

奔驰?我怎么想不起来...

“扣起来!”,说着他们几个就扑了过来。

看到那只银色的手铐我瞬间就头皮发麻,忽然想起我把绑来的那个女人藏到了楼下的杂物房,一股如东窗事发般对警察的恐惧顷刻间席卷全身。我拼命想住后退,却浑身瘫软倒在地上,手指不知道撑到了什么东西..

“啊!”

我浑身一颤,猛地清醒过来!

吗的这死烟头烫得我,啧!啊,真特么疼!

我用力紧夹着手指,收拾完刚散落的烟头,又闭上眼睛躺下身来,长长地舒了口气...

还好是做梦。不过确实得找个藏人的地方,差点把这茬给忘了。

“呲 呲  呲...”(拖鞋声)

葱,姜,酒,蒜...手搭在蒜篮子里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鱼汤用不用放蒜,再看着水槽里的碗筷,头有点大。实际上我不讨厌做饭,但我讨厌洗碗。

其实最难的还是怎么安全地拿到赎金,银行转账肯定不行,只能拿现金。唉,一想到被几十号公安追着跑的画面就犯怵!

我攥着洗洁精望着窗外,心里无比地惆怅!

其实只要想办法确保他们不敢报警,那拿赎金的时候自然也是安全的了,只要挑有钱的人来绑,要求又不过份,并且威胁会杀了她,那她家人应该不至于报警吧?毕竟对于有钱人来说这几十万真的不多。

但事后他们肯定也会报警,那我还是得整日提心吊胆。这也是个大问题呀。唉真是麻烦!明天得去工业园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藏人。一会还得洗下鞋子。

还得准备个手套,可不能留下指纹...

“哐.哐哐..”(洗碗声)

哎对了!我可以拍她的罗照或视频,然后威胁他们敢报警我就公布到网上!这关乎名声,而名声则是有钱人最在乎的东西,再加上我有人命作为筹码,这样他们事前事后肯定都不敢报警!

没错没错,就是这样!完美!!

“哐.哐..哐..”(洗碗声)

总不能因为这点小钱就被人一辈子指指点点吧...
一天不看智慧登封,都不知道登封发生了什么。。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实名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诉申请|互联网法规|公安备:41018502000101号|广告合作:13837133143|小黑屋|智慧登封APP

GMT+8, 2021-4-21 01:1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